另一个海信这样生长

2019-05-14 20:57:40 来源: 运城信息港

现在的海信,早已与人们印象中的那个彩电巨头或者家电领军者相去甚远。

在家电领域,它的优势依然强悍。电视市场占有率连续13年位居中国市场、全球市场第三;冰箱市场占有率居中国市场第二位;空调市场占有率居中国市场第四位

与此同时,消费者看不见的另一个海信,生长得更为迅猛。城市智能交通市场占有率连续七年居国内市场位,宽带接入光模块市场占有率连续五年居全球市场,商业POS机市场占有率居

就在去年,在海信实现的990亿元的销售收入中,这些陌生的产业,占到了整体销售收入的23%,利润更是贡献了38%。而今年前三季度,初步预计,它们的利润贡献率就将占到海信的半壁江山。

这个全新的海信,带来陌生感,更激起好奇心。

在经济新常态的发展语境之下,绝大多数企业受制于市场的巨大压力,还在苦苦寻求破解有效供给的良方。置身中国竞争为激烈、利润已薄如锋刃的家电电子行业,海信却成功逾越这一关口,实现发展动能的转换,产业结构的升级,不断用新的有效供应,适应需求、乃至创造需求。

这一切如何产生?

从外部观察,转换动能、重塑格局,海信是以一种十分平滑的方式进行的。大幅的震荡、剧烈的转折,这些人们认为必然会伴随企业转型的戏剧性情节,并没有产生。

没有牺牲增长海信连续多年增长的势头得以延续,企业规模已强势扩张至千亿级。去年,海信集团实现销售收入990亿元,在中国电子信息百强企业中名列第五。据说,依照很多企业的做法,海信原本两年前就可以销售收入过千亿。但周厚健一直压着不让。他需要的不是数字,而是海信的未来。

旧引擎也没有失速以彩电为核心的既有产业,并不是要甩掉的包袱。通过技术升级,它们构成新的优势。依托完全自主研发的ULED平板显示技术,海信在平板电视领域实现了技术上与国际巨头的齐头并进,而全新的激光电视产业,则让海信在技术层面实现了对平板电视的完全颠覆,进而有了重新定义电视行业游戏规则的可能。

新供给更是动能强劲不是解不了近渴的远水,新产业已经用强劲的利润贡献,实现着对海信的重塑。目前,智能交通,海信已经做到了,且达到了30亿元的规模;医疗电子,海信主推的医疗显示和海信CAS(计算机辅助手术系统)已达水准,成功进入了包括北京301医院、清华长庚医院、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等在内的全国三十多家三甲医院;光通信、光模块市场份额在全球排第五,中国排,在宽带接入光模块领域已经做到了全球,年收入超过50亿元

走进海信内部,当我们梳理海信变形背后的逻辑链条和动力机制时,赫然发现,海信还是那个海信,还是那个一直以来人们熟悉的海信。某种意义上,正是这份不变的坚持,驱动着海信不断的变革。

结构调整当前看是一碗饭,长远看就是一条命几乎从执掌海信的天开始,周厚健就在反复强调这一观点。这也让海信一直以来都把新产业的培育当作生死攸关的大事。不管处在经济周期的哪一个区间,海信对未来总是充满了生存的焦虑,总是对新的方向保持敏感。可以说,产业的升级、结构的调整伴随着海信每一步的发展,是它永恒的主题。目前这些新的产业,无一例外都是在经济步入下行周期之前很久,就已布局落子。

坚定的技术决定论按海信的说法是技术立企。也许是家电行业长久以来核心技术受制于人的压力,海信始终固执地坚信只有技术的突破才能真正在竞争中确立优势。过去,正是孤注一掷在芯片、显示模组上的技术突破让海信占据了中国彩电的龙头。而现在,智能交通等新产业,无一例外海信都是在核心技术实现突破后才真正涉足,而且走出了当年彩电业的窘境,从一开始就站在了世界技术的前沿。

慢公司正是这份对技术的执着,让海信在这个信奉天下武功惟快不破追逐快速扩张的时期,像一个另类。坚持技术孵化产业的老路。在研究院储备技术、探索方向,组成研发团队,技术相对成熟时成立公司,然后再以三年为周期一轮轮进行计划、演进这些目前看起来风光无限的新产业,无一例外都走过了这样的路径,所用的时间,都在10年左右。固然不是不想快,只是海信相信技术公司的生长有自身的规律,急不得。

10年才培植出一个产业,确切太慢了。但是,10年的时间平滑地完成了企业的再造,还能说慢吗?

企业就像人一样,选择什么道路,什么样的产业,什么样的管理方式,一定按照你的长项去选择,这个长项是你长期积累的东西,那个时候可能你就会比他人做得好一些,周厚健说,企业的战略不能每时每刻都在变,要坚持做自己。海信的长项是技术和研发,技术创造价值是的,它不遵循边际效益递减的规律。

在接受采访时,周厚健这样为海信的变化作结。他突然让想起德鲁克的一句话管理好的工厂,总是单调乏味,没有任何激动人心的事件发生。

就在不久前,海信团体董事长周厚健为海信的未来定调。

他说,自己的使命就是要带领海信把激光电视、智慧城市产业、医疗电子产业等产业尽快做出态势,驱动海信达至一个新的高度。

这是人们陌生的另一个海信。10多年前,它们还都只是研发人员头脑中的灵光乍现,10多年后的今天,它们却已在塑造海信的未来。

新动能的培育是供给侧改革过程中,所有徘徊在发展十字路口的企业艰难的抉择。海信的样本因此具备了细读的价值。

>>激光电视

周厚健亲任产品经理

激光电视的发展,只有回到海信电视的发展框架当中才能准确描述。

现在的海信是当之无愧的彩电。连续13年国内市场,如今在国际市场上也可以和三星这样的巨头掰掰手腕。

而10多年前的市场格局却完全不同。由于核心技术受制于国外巨头,中国彩电企业的产品无法摆脱同质化的困境,价格战成为有效的竞争手段。

工程师出身的周厚健不甘心。这个技术狂人坚信,技术带来的问题只有通过技术才能解决。

2001年,海信电器濒于亏损,但仍以巨资投入研发彩电芯片。4年之后,国产枚自主知识产权并产业化的音视频处理芯片信芯诞生,它打破国外芯片对中国彩电业全行业的垄断,并迫使同类国外芯片的价格在半年后下降了50%。

2005年,液晶电视机爆发式增长,中国彩电业面临的危机堪称生死一线。韩国、日本等上游企业完全控制了液晶面板,甚至连模组(模组就是电视的屏,这个屏由玻璃(面板)、驱动和背光灯综合而成)等核心器件一并集成,留给中国彩电整机企业的只有套上机壳、拧上螺丝等简单的组装加工空间。

海信再度率先出击,坚持做自己的液晶模组,逐步向产业链上游突破。2007年,条国产液晶模组生产线在海信投入生产,打破了面板厂家欲向平板电视整机方向进行延伸垄断的如意算盘,也为日后海信在背光领域的技术突破创造了条件。

与此同时,一个更大胆的想法在周厚健的内心不可遏制地生长。近40年,中国彩电企业就是被外国技术牵着鼻子走,而这个鼻子,就是屏。能不能直接绕过屏,另起炉灶?

几乎与模组生产线投产同时,海信设立了光学投影研究所,从底层技术开始进入了激光电视的研发。

也许是寄托着完全摆脱受制于人,重新定义彩电游戏规则的热望,从那一刻起周厚健就深度参与,某种意义上,他就是海信激光电视项目的首席产品经理。在中国家电企业的中,还在研发一线战役的,周厚健大概是一人。

2014年,海信推出全球自主研发的激光电视。今年7月,海信又发布了世界台4K激光电视。9年的积累,海信从研发、设计、整机生产完全自主运营,已经取得了相关217项专利技术。

对激光电视,周厚健信心很足。他说,颠覆性创新的必要条件是成本大幅下落。而现在激光电视100寸的价格变成6万了,约是普通100寸液晶电视价格的十分之一。这个产品如果坚持推下去的话,它一定会在大屏上取代屏显电视。

>>智能交通

从核心技术突破

智能交通的棋子,海信早在1998年就布下了,而它一鸣惊人则要等到10年后。凭仗在北京奥运智能交通系统上的冷艳表现,人们总是把智能交通与西门子、美国泰科(Tyco)等国际巨头画等号的刻板印象才终被打破。

依靠科技创新打破进口依赖,是破题供给侧的关键。 周厚健不无感慨地说,10几年前海信的智能交通产品甚至进不了政府采购清单,2012年到2015年,国内亿元以上的智能交通大项目海信的中标额占比42%,并直接把相关产品的价格拉下2/3。

智能交通的培养、发展,海信一样走的是研究所公司这1技术孵化的路径。海信团体技术中心络所是它的前身,当时海信在社保、教育、呼唤中心、ERP等多个领域都有尝试。1999年在多轮调研后,海信发现,这些领域都已相对成熟,而且已经诞生了多个行业霸主,而智能交通国内刚刚起步,虽然市场上都是国外公司,但是它们面对中国独特交通情况时的水土不服,让海信看到了机会。

中国道路交通人车和非机动车混合的交通流、电的不稳定,致使进口设备经常出故障。海信智能交通负责人陈维强回想说,像北京,1打雷下雨,信号灯就可能出问题。

因此,在起步之初,海信就没有再选择国外产品计算交通流量的算法,而是针对中国的道路交通特点独创了计算交通强度的算法,并且不断完善。

这一技术上的独辟蹊径,为今后的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2003年4月30日,海信的智能交通系统首先在青岛公交旅游线路501上试用,然后逐步在青岛、烟台等地全面落地。

2005年,在北京奥运智能交通系统招标的技术检测中,海信在软硬件质量和稳定性上、软件的支持上、算法的适应性上都超过了国外的产品,在小批量使用后,北京交警部门的反应是比测试的效果还要好。海信得以顺利中标。2008年至今,海信交通信号机在北京投入使用已经8年,年故障率仅3.6%,优于国外品牌5%的国际标准。

海信在这次北京奥运投标中一战成名。从那以后,2009年济南全运会、2010年上海世博会和广州亚运会、2011年乌鲁木齐中国-亚欧展览会和贵阳少数民族运动会、 2016年杭州G20峰会,几乎所有大型活动的承办城市的智能交通系统,海信都参与搭建。现在,海信已经将自己的产品和服务铺设在中国100多个城市。据《2016年中国城市智能交通市场研究报告》显示,2015年,海信的城市智能交通终用户定单事迹,年城市智能交通企业业绩总。

>>医疗电子

机会总是偏爱有准备的人

现在,医疗电子行业热得发烫,健康中国写入10三五计划并上升为国家战略,专家预测这将是一个10万亿元的市场。而等待这一时代机遇的到来,海信同样准备了近十年。

早在10年前,凭仗在显示技术以及制冷技术上的厚实积累,海信就开始在医疗电子领域进行储备。但除医用低温冰箱之类的硬件产品,并没有太大的突破。

这时候,海信固执坚持的研究所公司技术孵化产业的路径优势显现无疑。虽然短时间看不到产业化的方向,但医疗电子这个方向,从未被放弃,而是在研究所层面始终被保存着。就像一个种子,等待破土的时机。

现在海信的研究所里,还有好几个天马行空的项目放在那里,它们也可能被时间、被市场淘汰,也有可能在下一个一十年,决定海信的命运。一位海信的负责人说。

真是应了机遇总是垂青有准备的人这句俗话。就在海信医疗电子期待突破时,距离海信集团不到10公里的地方,青岛大学附属医院副院长董蒨教授正为他的课题忧愁。

董蒨当时正承担着一项国家12五科技支撑计划课题小儿肝脏肿瘤手术治疗临床决策系统开发。课题目标要求不仅要实现该领域重大突破,行将肝脏病患的CT数据变成三维的数字肝脏以指导临床手术,建立新一代小儿肝脏肿瘤三维重建手术评估系统,开发小儿肝脏肿瘤模拟手术导航系统,还要构成一个大的人类肝脏数据库系统。

而他与团队缺少技术方面的支撑,尤其是计算机与显示技术缺乏,课题立项一年半,依然没有多少进展。

直到2013年1月,董蒨与周厚健一次偶然的见面打破了僵局。双方技术人员很快进入联合研发阶段。2013年10月,海信团体与青大附院成立了数字医学与计算机辅助手术山东省医药卫生重点实验室。半年后,双方合作的成果海信CAS现身,并在董蒨的手术中应用。

很多手术,没有这个系统,我以前也不敢做。董蒨说,传统的方式首先会拍CT,都是一张张平截图,医生做手术时,只能在脑子里将其还原成三维的肝脏,这类手术存在极大风险。而海信CAS简单说就是3D肝脏,将1000多张原始CT片中的数据输入系统,自动建立虚拟立体肝脏,手术前,医生就能精确了解肝脏和肿瘤的各种情况,乃至连一根微小的血管都能看清。而董蒨为CAS的改进和应用起到了重要的指导作用。

2014年3月,青岛海信医疗设备有限公司正式注册成立。随着产业化推动的速度,海信已经取得了来自行业和医疗机构的认可。

海信拥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和核心技术的计算机辅助手术系统( Computer Assisted Surgery,简称CAS)被权威机构认定达到国际水平,并已拿到国家医疗器械产品认证证书和生产许可证。专家的评价是,这一系统彻底改写了外科医生手术的思惟模式和方法,打破了中国高科技数字医疗设备完全依赖进口的窘境。

目前,海信计算机辅助手术系统已在国内清华长庚医院、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青岛大学附属医院等全国30多家三甲医院临床使用,完成手术已达1000余例。

>>光通信

在行业谷进入

海信涉足新的产业并没有忽视资本的气力。只不过一脉相承,海信并购时看重的是人才、是核心技术。

海信是在2003年光通讯行业不景气的时候,决策成立光通信公司正式涉足光通信行业。那时行业广为流传的说法是见光死。

这一选择虽有机遇但挑战巨大。机遇是,在行业收缩时进入可以有效降低投入强度,招聘到专业人才,同时可以利用行业调整期培养发展起海信自己的研发队伍。挑战则是行业低迷期,市场开拓异常困难,要承受短时间看不到回报的压力。

回到海信技术立企这一以贯之的发展理念,权衡以后做出这样的选择就显得顺理成章。

2005年全球首家推出商业化GPON OLT光电转换模块。从而一举确立了海信在光通信器件领域FTTH(光纤到户)的专家地位,并成为Alcatel的供货商。2007年,全球首创10G PON高速突发模式光收发一体模块,大大加快了10G PON技术的商业化进程。

近年来,海信先后收购了光模块的代工厂商东莞新科、美国的激光器芯片生产厂商Muliplex和巨康,进一步奠定了行业的地位。

2015年,海信在接入方面保持了世界,光电业务增长18%,产品增加超过75%。

复盘另一个海信的成长轨迹,这些看似不相关的产业就像一块块拼图,当我们把它们有机地拼凑在一起时,一个新的图景开始浮现。

海信这样描述它:以智能交通为敲门砖,以智慧城市运营平台(IOC)为基础,集成海信远程医疗、光纤入户、智能家居等相干产业,快速切入智慧城市市场,海信计划在3年内构成海信智慧城市产业化比较完全的整体解决方案,成为国内智慧城市产业领导企业。

那时的海信,可能又要完成一次使人瞠目的变形。

经间期出血小腹痛
经期推后有血块量少
月经量少吃什么药
本文标签: